古典武侠

1.祖父荒唐棒打鸳鸯 长孙出世绮怨缠身

网络2018-12-06 19:43: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龙湾村,夏夜。

武斗队长洪兴头戴军帽、怀揣红宝书、脚蹬解放鞋,手上拿了加长的手电,正穿行在后山的茶园里,他是来抓野鸳鸯的。

特殊时期,国家上下一片混乱,在这远离京都几千公里的深山小村中,斗争也是十分激烈。洪兴作为武斗队长,恪尽职守,每夜都来这茶山上抓那偷情的野鸳鸯。

说是野鸳鸯也不全面,里面也有因为男女一方身份有异被强行拆散的。比如这徐清和张玉环就是如此。徐清三代贫农,成分优良,张玉环却是地主扒皮家的后代。自从革命的春风吹进这龙湾山村,两人就被徐清的家人给拆散。

他们是自由恋爱的,被放在一个生产小队里赚公分,日久生情。结果运动来了,被拆散之后两人白天劳作时才能见到一面,晚上夜深人静思念成疾。这两人结婚才不过一年,正是蜜里调油,如漆似胶的时候。日子一长就想着见面,倾述一番,相拥一番,敦伦一番,以期安慰思念之苦。

这天白天,两人趁了个机会,约好了晚上茶山一会。见了面,抱在一起,张玉环肝肠寸断,落下清泪。等两人倾述一番,徐清吻上了张玉环的樱桃小嘴,张玉环的玉手也解开了徐清的的确良的军裤,摸索那硬邦邦的大黄瓜。两人干柴烈火,等那徐清脱下张玉环的裤子,露出来个日渐丰美的大屁股,握着大黄瓜就直插到底,女人发出满意的呻吟,身心都是满足。

徐清摸着娇妻的嫩奶,操着屁股,身子撞击的啪啪作响,女人也是叫的不亦乐乎。这时,身后突然冒出来3.4个男人,“大胆!竟敢和地主老财的女儿幽会,我代表毛主席判你们搞破鞋!给我抓了!”

正是那个龙源村的武斗队长洪兴来抓奸了。

人把两个偷情的夫妻抓紧了人民大会堂边的人民公社,洪兴正审讯着呢,那外面来了7、8个人进来把那徐清带了出去,原来是三代贫农的家人来保徐清来了。徐清被折磨了一晚上,又是痛楚又是惧怕,直接丢下张玉环跟着家人回了家。

张玉环脖子戴着用草绳绑着的两只破草鞋,跪在铺着青砖的地上等了半夜也不见情郎回返,心里还正在担心。刚想坐下来给自己的膝盖揉一揉。

那门忽然开了进来,一个浑身酒气的中年汉子进来,却是洪兴。这下进来,又开始审讯起了张玉环,只见他把那绑了手的张玉环抱到办公桌上,一把脱下了女人的裤子,露出了又白又腻的大腿来,大腿根一片黑森林茂密旺盛。“封建主义的逼就是骚。”洪兴一扯身上的牛皮皮带,卷在手里,“啪”地就把惊慌失措的张玉环痛的大哭起来。两条腿被男人岔开,只觉得下身一阵火辣辣的痛,原来这狗日的洪兴居然用那粗大的手指也不润滑直接插进了她的小穴。

“今天我就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打败你这个反动派,”等那张玉环的粉红小穴被洪兴的手指捅出水来,男人脱下裤子,蹦出一根乌黑的大茄子来,狰狞着就直接插进了张玉环的小穴。“真紧!”

洪兴喝了酒,本钱也挺大,这一炮干了快半个小时才哆嗦了一阵,将一泡骚精直接吐进了张玉环的阴道里,也不善后,提了裤子就走了。

留下那张玉环衣衫凌乱的躺在办公桌上,两只和苹果一般大小的白嫩奶子被抓的通红,下身正汨汨流出洪兴的白色精液。

张玉环被那洪兴弄了一顿,又被徐清抛弃,已然心死,站起身来,把脖子里的草绳往屋里的房梁上一挂,头往里面一伸,又拿出一把剪刀,在脖子上一插,鲜血狂飙,裤子都没穿就上吊了。临死前还诅咒洪兴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第二天一早,那武斗队长喝了番薯稀粥还想来找那个张玉环再审讯一次,一开门被里面血腥恐怖的场面吓了半死,回家就病了。

家里老娘找来村子里的臭老九,一个假道士来收魂。那道士一看,这人面色乌青,几条黑线爬满天庭,怕是中了邪了。自己没有真本事,不会解厄,随便做了个法事应付过去。还好,这洪兴没过几天渐渐缓了过来,再过几个月和常人无异。一直过了30多年。

90年代初,沿海已经改革开放,这龙湾村却才刚刚包产到户,物质贫乏。洪兴现在已经年近60,家里4个儿子,2个女儿都成婚出嫁,孙女外孙女也生了4.5个,确实没有男丁,不过这头胎生女孩却也正常,这不是大媳妇儿媳妇又要临盆了嘛,等上几天就行了。

过了一些日子,洪家大媳妇刘翠芬肚子痛了,看来是要生了,家人忙叫来产婆,准备热水,不过几个小时,哇的一声,洪家的长孙呱呱落地,洪家终于有了传承。

等把孩子抱到堂前,小婴童长得胖乎乎的,手脚如藕,刀眉蒜鼻,厚唇红艳。十分讨人喜欢,这时那个给洪兴看过病的道士还健在,不过他已经脱道入释,成了假道士,装模作样的过来送一个开过光的三角福包。结果一看这孩子,吓了一跳。

孩子天庭高阔,面相聪慧;耳垂瘦小,却是无福之象;五官端正,却头大肢短,是个五短身材的帅哥;更可怕的是满脸桃花,但是那小麻雀只有花生豆那么大,必定要受情爱羁绊。

这假和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面相,心里嘀咕,孩子啊,你这辈子怕是要吃上不少苦头咯~